相关文章

食品业内谈上海福喜:篡改生产日期是行业潜规则

来源网址:http://www.jlhsyx.com/

虽然该事件仍在进一步的调查处理中,但社会舆论逐渐出现了分化,部分人力挺福喜称外企的工厂车间“干净得不像话”,而暗访记者是“吹毛求疵”。对此,食品业内人士表示,此类言论较为偏激,而实际上,篡改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掺回食品原料的做法,在行业内属于“潜规则”,只不是过程违法,结果却难发现。据悉,暗访记者偷拍的上海福喜生产车间场景显示,过期半个月的冰鲜鸡皮和鸡胸肉被掺入原料当中,制成黄灿灿的“麦乐鸡”;已经发霉发绿、过期7个多月的冷冻小牛排,经过处理后再重新包装,并更改延长了保质期。

因上海福喜生产加工的食品供应的品牌涵盖了多数知名洋快餐品牌,一时间,该新闻震惊国内消费者。

事后上海食药监局初步查明,麦当劳、必胜客、汉堡王、棒约翰、德克士、7-11等连锁企业及中外运普菲斯冷冻仓储有限公司、上海昌优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上海真兴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普陀分公司等9家企业,使用了上海福喜的产品。另外,上海食药监局最新调查显示,福喜公司涉嫌存在利用回收食品生产经营食品、篡改生产日期和保质期等违法行为。虽然该事件仍在进一步的调查中,但从上海福喜事件曝出的第一天开始,微博被认证为著名经济学家、拥有超过30万微博粉丝的王福重(微博)就频频在微博放炮力挺福喜,“我没看到国内企业的污水横流苍蝇乱飞臭气熏天,我看到的是,干净的不像话的车间和生产流程。我敢说中国不可能有比福喜更可靠的食品企业”。“三鹿三聚氰胺事件以后,国内食品企业都老实了很多,以前是什么都敢干。我们视频上看到的上海福喜的生产车间很干净,这是必然的。中国稍微上规模的食品企业车间也很干净,你去现场看绝对看不到什么污水横流”,曾有过多家食品加工生产企业任职经历的华师(化名)对网易财经表示。

在上海福喜事件曝光后,有媒体指责福喜集团在中外实行双重标准,其在美国用X光检测食物。

“X光检测只能检测金属等异物,不能检测食品和原料是不是过期”,华师直言,中国的大食品企业也有这种设备,外国大食品企业和中国小食品企业实际上没有可比性,虽然中国的食品生产流程、标准等很多都是借鉴国外的,但是,“有的中国大企业比国外的还要严格,比如有视频监控,什么时间点工人在干什么都会有视频拍下来”。

另一位资深外企食品采购人员刘成刚(化名)对网易财经表示,王福重的言论较为偏激,“事实上,王福重提出的大企业和小作坊没有可比性,毕竟实力差的太大了,小作坊没有大投资,但事实上市场也会认可,这是因为对两者的监控标准是一样的。”他指出,大型外企的确对产品控制规定比较详细,细致到上游供应商不允许使用木门,因为可能产生木屑掉入食品,还有灯管外面必须有防护罩,随时防止爆掉,“大企业看得比较细,而小企业不故意添加一些有害物,不违反食品安全要求就行。”但是这些无法保证食品企业不违法生产。华师指出,上海福喜所做的改日期、掺回过剩原料是行业“潜规则”,“总会有用剩的时候,这时就按十比一、五比一或一定的比例掺回去(回锅重做)”,“但是他(上海福喜)把发霉发绿的也掺进去就过分了”,华师表示。“从采购的角度、内部流程控制角度来讲,肯德基、麦当劳是没有办法监控到福喜的。对上游供应商尤其是原料生产商来讲,下游只能看到你提供给我的东西是符合中国卫生要求和企业内部卫生要求,包括要有下游企业认可的第三方的检测报告”,刘成刚从食品上下游供应流程解读说。“这个检测不是由上游生产商出具,也不是下游企业出具,而是第三方,就算没有报告,之后下游企业也会找第三方检测的”,刘成刚表示,“这个检测是抽样检测,如果上游供应商不给你看整个生产流程,你是不会知道他掺回料的”。

“掺回料是正常的,但是过期的就不应该”,刘成刚指出。

值得说明的是,过去上海市质监和食药监部门在针对福喜的检查中均没有发现问题,而过去福喜供应下游时的检测报告也均未暴露出问题。较为讽刺的是,2007年上海福喜获得了所在区安监局等部门颁发的“安康杯”竞赛优胜单位称号。且就在今年,它还被评为“嘉定新城(马陆镇)食品安全生产先进单位(A级)”。“国家对食品的标准是允许一定的菌落指数的,只要控制好掺回的比例,产品能达标就可以了”,华师称,第三方检测和供应商自己的检测,不能检测出是否存在掺回料的情况。

刘成刚也表示,“虽然有第三方检测,但是过期回料也不是完全能测出来的”,一般而言,某种细菌超标,供应商发现内部监测和外部检测都不合格,就不会继续把产品送到下游。华师表示,食品企业改日期、掺回料的做法需要改报表配合,一般监管部门检查是按仓库里的原料和产品批号来对账,但是报表都是做过手脚的,“不是厂里的高层基本看不出来问题”。对于食品企业篡改日期、掺回料的原因,华师表示,一方面是食品企业面临的人工成本、物流成本抬升,近年来利润水平下降,另一方面这是业内较为常见的做法。他指出,要发现食品企业的这些违法行为需要企业内部人士曝料,而监管部门一般在检查前会“打招呼”,这就空出了时间来改报表,监管部门难以发现。值得一提的是,在该新闻曝出当天晚上,上海食药监管部门的执法人员达到上海福喜所在的厂外,却被保安挡在门外近一个半小时。而这段时间一度被媒体质疑为上海福喜销毁证据。华师对此表示,上海福喜销毁证据的可能性比较大,“一般突击检查才可能会发现问题,提前知道了,就会有时间准备,就算是进厂例行换工作服这段时间,企业也可以做很多事情”。

“过程是违法的,但是结果并不违法”,华师指出,后期针对福喜产品的检测报告肯定也检测不出问题,“检测报告一定会很漂亮”。